想要吃甜卻不想要糖的熱量負擔,於是有了替代的想法,不管是天然還是人工,人吃下去之後的熱量極低或沒有,過得了味覺這關,瞞得過之後的大腦區域嗎?

最初認識代糖的時候,是在大學營養學的課堂上。大概分有天然和人工兩類,像羅漢果、甜菊就是天然,而阿斯巴甜或蔗糖素就是人工甜味劑。當初學到的內容是「非營養性甜味劑因不能被人體利用,因此它的卡路里很低,可以用來取代蔗糖或果糖等天然有熱量的糖,可應用在減重或是糖尿病的控制…」。

先撇開天然與非天然之間的甜味差異問題,多年來,我內心裡一直有個疑問,那就是人吃了沒有熱量的糖之後,大腦最後會不會發現被騙了呢?

說好的婚戒呢?ㄜ …不是,說好的卡路里呢?

這感覺有點像是與你相戀多年的愛人,拿了一個漂亮的戒盒到你面前,要你打開它。當你滿心以為裡面裝的,應該就是「那個不會吧!」求婚戒的時候,打開後… 卻看到盒子裡什麼都沒有。

先是滿心歡喜(糖的甜味),最後卻空歡喜一場(說好的熱量怎麼沒有?)。你説,氣不氣!?

鐵定是會生氣的呀!是不是!

只是,我這個人是走「要吃糖就要吃真糖」路線,因此平常買吃的或喝的,基本上都挑有加真的糖或乾脆就不加的食物,因此這個疑問並沒有太常出現在腦海裡。不過,前些天隨意撈最近有什麼新研究的時候,偶然看到一篇有關吃天然有熱量的糖與非營養性的糖對腦影響的研究,立刻眼睛一亮,馬上就先收錄到 evernote 裡,等假日來研究研究一番。

簡單來說,這篇研究解開我之前的疑惑,咱們的大腦精得很,不好騙喔!

 

吃代糖,大腦的犒賞系統沒反應…

新的研究發表在 2019 年 7 月 10 日線上《Nutritional neuroscience》上,有 20 位體重正常且健康的成年男性,採研究人員跟參與者都不知道試驗的奶昔加了什麼糖的雙盲設計,並在喝奶昔之前與之後 15 分鐘以 fMRI 觀察腦部的反應。這篇研究試驗的奶昔有四種,分別是添加葡萄糖、果糖、阿洛糖(allulose)和蔗糖素(sucralose),前兩種是有熱量的天然糖,然後阿洛糖是天然來源,蔗糖素是人工製造。

下圖是研究其中一張 fMRI,要詳細解釋有點麻煩,不過簡單來說就是喝添加葡萄糖或果糖的奶昔,能讓大腦因飢餓活躍的區域平靜下來,並且得到滿足感,但天然或人工就都沒有這樣的作用。換句話說,不管我們吃哪一種,大腦八成都知道最後根本就沒有能量進帳,本來吃到糖可以得到的滿足感與犒賞回饋也沒有

代糖-砂糖-大腦訊號-brain-reaction
各組健康男性喝不同的糖,平均腦部反應(血氧濃度相依對比,Blood Oxygen Level Dependent,BOLD )。圖片來源:參考文獻

葡萄糖與果糖的差異

仔細看上圖,你應該會發現葡萄糖跟果糖還是有點不一樣,確切的原因還不知道,但作者們推測,這可能跟這兩種糖,在人體內的代謝方式不同有關。

葡萄糖能直接送到大腦使用,但果糖主要由肝臟代謝,轉換成葡萄糖之後才會送到大腦去,這過程需要點時間反應,而這個研究的設計是測喝奶昔後 15 分鐘,因此喝果糖奶昔的效果還來不及反應到大腦去。(看樣子讓大腦開心的應該就是葡萄糖了)

最後,研究作者有強調,這個試驗的受試者只有健康男性,觀察到的結果可能不能套用在其他性別或是年齡。

 

不想騙大腦?身體多活動點吧!

我想人類的舌頭能察覺甜味,不外乎是想要判斷食物是不是能供應有能量的碳水化合物,而這整個神經傳遞的過程,甜味只是其中一個點,之後,就像接力賽跑一樣,慢慢的跑完全程。今天我們用假的接力棒去跑這個過程,終究還是喪失了比賽的資格,雖然,至今還不知道大腦一直被騙會發生什麼事情,但如果我是大腦,不想這樣子被對待呀。

其實,我們想辦法多讓自己活動量多一點,身上肌肉多一點,就不用太過於擔心到底是要喝有糖、半糖、非營養性甜味劑還是無糖的問題,只要選你喜歡的就好,當然還有一個大前提,要適量啦。

 

延伸閱讀

 

參考文獻

  • Van Opstal, A. M., Hafkemeijer, A., van den Berg-Huysmans, A. A., Hoeksma, M., Mulder, T. P., Pijl, H., … & van der Grond, J. (2019). Brain activity and connectivity changes in response to nutritive natural sugars, non-nutritive natural sugar replacements and artificial sweeteners. Nutritional neuroscience, 1–11.